6月28日下午,河北省張家口市蔚縣柏樹鄉柏樹村,8歲男孩曉輝(化名),被幾名閑來無事的同學,強行叫到3公裡外的永寧寨村,最終被11人圍毆致昏迷,後經搶救無效身亡。刑警隊調查發現,事發當天下午3點至4點之間,包括東東在內的幾名同學,在柏樹村廣場玩耍,幾人閑來無事,便相約到村內找人打著玩兒,恰好碰到曉輝,幾個人便強行將曉輝叫走。涉事的11名同學,均不滿14周歲。(7月9日《京華時報》)
  八歲少年,被“打著玩死”。這是一齣人間悲劇,任何心存善念的人,都不願直視。回顧本案,我們看到了單親家庭的悲情,學校管理的疏忽,但11個惡童身上瀰漫的暴戾,更讓人看著觸目驚心。無獨有偶,今年6月26日上午,漢中市一女子因債務問題爬上高樓,圍觀小學生竟喊出:“趕緊給哥跳啊”。本該天真無邪的少年暴戾纏身,讓人看著不寒而慄。
  事實上,曉輝被“打著玩”致死,絕不是這群惡童荷爾蒙突然激發的產物。而是被“打著玩”了很多次,只是這次出手太狠、太重而已。正如報道所言,打人的孩子經常逼其回家偷錢,拿出來給他“上供”,如果到期交不出錢,就會被打。不“上供”—打,敢“告密”—打,與地痞流氓何異?只是,人之初,性本善。孩子們的暴戾,是怎麼“傳染”的呢?
  筆者一次外出辦事,路上口渴去對面的小商店買水,穿越鄉間路時,一輛豐田霸道飛馳而來(此路段屬於村莊限時速40公里),趕緊躲避,還好有驚無險。然而,當我剛進商店,“霸道”竟然駛回,進屋對我拳打腳踢,理由是“瞎了眼,敢擋老子的道”,這是何等的暴力、狂妄?更讓我氣憤的是,商店的老闆竟勸我,“這些人你惹不起,沒打怎地就算了吧”。雖不能以偏概全,在部分地區,暴力和戾氣的囂張程度,仍讓人害怕。
  在某種情況下,孩子也是一張“試紙”。試想,在暴戾瀰漫的環境下,那11個少年能學來什麼?有一個暴虐的孩子,必然就有“污染”的環境。被“打著玩死”,看似輕飄飄,何嘗不是大環境的一個“標本”?所以,我們單純的在道德的層面上,討論11個惡童的暴戾與曉輝的悲情,其實都是隔靴抓癢。環境不凈化,法治不彰,被“打著玩死”的案件,就不會絕跡。
  隨著經濟的發展,農村空心化的加速,過去傳統的以道德、血緣和家族為核心的農村社會關係正在“坍塌”。而在部分地區,法治卻沒有及時補漏,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“空窗”。這就給了暴戾橫行留下了肆意妄為的空間。因此,少年被“打著玩死”,是人間悲劇,更是一道鄉村治理考題。如何排解暴戾情緒,凈化農村環境,交出一份滿意“考卷”,考驗相關部門的智慧。
  文/薛家明  (原標題:少年被“打著玩死”是一道鄉村治理考題)
創作者介紹

憶蓮Live

hn25hnutm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